Skip to main cont ent
 首页 > 新闻 > 权威报道

三成武汉人饱受失眠症困扰 超六成人没吃对药

发布时间:2018-03-27 14:02:59 来源:网络整理

  三成武汉人饱受失眠症困扰

  工作压力大、生活没规律是主因 超六成人没吃对药

  昨天是“世界睡眠日”。来自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,约有三成的武汉市民患有不同程度的“失眠症”。约超过七成都是35至50岁之间,女性失眠比例明显高于男性。主持此项调查的神经内科副教授肖劲松透露,中年人主要是“压力性失眠”,工作紧张压力大,晚上经常应酬,生活没规律是主因。统计发现,白领、高管、IT从业者、销售人员和媒体人已经成为失眠“主力军”。昨日,湖北省首家“睡眠障碍病房”在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正式启用。专家提醒,同样是失眠,入睡慢、易惊醒、醒得早,医生用药截然不同,并非一种安眠药可以解决。遗憾的是,门诊中超过半数的失眠者都吃错了药。

  10

  案例1

  34岁女白领想尽办法对付失眠

  越想快点睡着反而越睡不着

  34岁的李女士去年跳槽到一家大公司做会计,她格外看重这份收入稳定待遇好的工作,加班加点成了常事。半年前,她发现自己开始失眠。

  “身体困得不行,上床后死活就是睡不着;早晨睁开眼,都不确定自己到底睡着了没有。”为了能睡个好觉,李女士想了很多办法:把窗子改成双层玻璃,挂的是遮光窗帘;睡前热水泡脚、喝牛奶……可是每天晚上都要在床上翻来覆去两三个小时,才能勉强入眠,天刚刚亮就醒了。

  前段时间,她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看诊。交谈中肖劲松发现,李女士的工作压力和强度都很大,特别担心晚上睡不好后,白天精力不够工作上会出差错。

  李女士失眠的的原因还包括对情感认识的冲突。一年前和男友分手,她对感情产生了惧怕,但是在潜意识里,她依然渴望感情,这种矛盾感在夜深人静时更容易冒出来,影响情绪和睡眠。这也是很多大龄青年经常遇到的问题。门诊中类似李女士这样的失眠白领不在少数。

  肖劲松解释,对睡眠过度在意,总是担心自己睡不着,或是不停地暗示自己要尽快入睡,这种无形的暗示其实就是一种压力,反而会过度焦虑影响睡眠。

  对李女士进行了心理疏导后,肖劲松建议她, 晚上不要早早就准备睡觉,如果躺了半小时还睡不着,干脆起来。硬是躺着“逼”自己睡着,可能让心情越来越烦躁,更不容易入睡。起来走走,听听音乐,或是做一些能够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事情,等到有困意了,再上床睡觉。

  一周后,没吃一颗药丸,李女士的睡眠质量已有大幅改善。

  案例2

  42岁男子做事追求完美

  临睡前还在想工作没法入睡

  去年年底,42岁的陈先生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,正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失眠。

  上周四,陈先生找到了正在专家门诊坐诊的肖劲松。他告诉肖劲松,办公室直接跟领导打交道,容不得半点差错。

  每晚临睡前,他都会想一遍今天有什么事情没干成,问题出在哪里;再想一遍明天要干些什么事情,要注意哪些方面,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,出了问题该怎么解决等等。把方方面面的事情在脑子里面过一遍后,一

  点睡意也没有了。第二天精神不好,有好几次办事都差点出了问题。

  “陈先生的失眠跟他太认真、追求完美有关。”肖劲松说,人的个性和大脑结构、神经递质有关。神经递质过多,人会懒散,不好学、不上进;而神经递质过少,容易引起失眠。越是对自身和别人要求高、追求完美、内心敏感的人,越容易受到失眠问题的困扰。

  他透露,从小个性追求完美的人,神经递质会相应减少,大脑对睡眠调节功能也会下降。他们的抗压能力比较差,一旦工作或生活出现变故,超出了他的预想,就会过分夸大压力,进行自我加压,晚上就会失眠。

  肖劲松说,有这种个性的人很难改,但要时刻告诫自己,“我放得下!”在一两年内反复说“放下”,或许会有点效果。

  用药提醒

  超过六成失眠者吃错安眠药

  武汉精神卫生中心睡眠中心主任张昌勇一年接诊近千例失眠病。他告诉记者,门诊八成的失眠者都是吃过安眠药无效后才来就诊,其中超过六成都吃错了药。

  57岁的杨先生是跑销售的,妻子没有工作,还育有一儿一女。20多年前,杨先生开始失眠,每天吃1颗舒乐安定就能睡着,慢慢地加到了4颗,没想到越来越不管用。2年前,杨先生把药换成了氯硝安定,这种安眠药的镇静成分更强。

  让杨先生苦恼的是,已经把药加到了4颗,还是整夜整夜睡不着。每天早上起来头晕眼花,全身无力,甚至还会出现意识混乱。3月初,他经人介绍找到了张昌勇。

  交谈中,杨先生告诉张昌勇,年轻时家庭负担重,每天都担心挣不到钱,养不了家;好不容易儿女都大了,儿子成了家没多久就离了婚,女儿30岁了还没有男朋友。

  “杨先生很可能是焦虑症导致的失眠。”睡眠多导监测和评估证实了张昌勇的猜测。他把杨先生的药换成了“抗焦虑药+短效安眠药”,5天后杨先生就高兴地告诉张昌勇,一晚上能睡四五个小时了。

  张昌勇告诉记者,临床统计发现,大约有50%的失眠者都是因为情绪焦虑引起的睡眠问题。目前安眠药的使用呈现两个极端:一个是自己滥用;一个是扛着坚决不用。很多人都觉得安眠药有副作用,还会让人产生依赖性。事实上,失眠等给身体带来的伤害远远大于安眠药的副作用。

  他提醒说,同样是失眠,睡不着、易惊醒、醒得早,医生用药是截然不同的,不是简单的一种安眠药可以解决的。目前对失眠的治疗,首先是改善睡眠习惯,然后是物理治疗,必要时才会辅以药物治疗。究竟选用何种安眠药,要监测脑电波以后才能决定。吃药4周后还需要再次监测,来调整用药剂量或者换药。

  监测提醒

  睡眠软件和手环监测睡眠不靠谱

  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用睡眠软件和手环等电子设备来监测睡眠。张昌勇解释,电子产品是以身体活动和感觉灵敏度作为指标,通过体动记录仪监测动作来检测。动得多就认为人处在浅睡眠,没有动就认为进入深睡眠了。

  “靠这个来判断睡得好不好,根本不靠谱。”张昌勇指出,一晚上要经历4-6个睡眠周期。一个周期中,浅睡眠是7分钟,二期睡眠有40多分钟,深睡眠20多分钟,还有快动眼睡眠20多分钟,整个周期大约90分钟。软件检测睡眠无法准确告知用户睡眠问题出在哪里,反而会让人因为“睡不着”产生焦虑。

  肖劲松提醒,评价睡眠质量好坏的标准,不是睡眠时间的长短,而在于看第二天的精神状态,只要第二天感觉精力充沛,没有觉得不舒服,这就表明睡眠质量好,是健康的睡眠。

  记者刘璇 通讯员高翔 邓盛强 陈识